济南老城区出土疑似明代泉池 是否保留有待论证

济南老城区出土疑似明代泉池 是否保留有待论证
距地表约1.4米,四壁用青砖和石块垒砌,底部铺有砖和石块,池内存有积水……在济南老城区高都司巷小学遗址考古工地现场,一处疑似明代的泉池或蓄水池遗址近期出土,是该考古开掘项目中最重要的发现。  记者22日来到高都司巷小学遗址的考古开掘现场进行看望。整个考古开掘区域约200平方米,上述疑似泉池的遗址坐落整个开掘区的西北角。东面区域是开掘出的几处清末民初房址,别离有房基、过门石、排水沟、厨房或作坊等修建遗址。  据济南市考古研讨所高都司巷小学遗址考古工地领队房振介绍,泉池坐落开掘土层的第四层下方,宽度1米左右,由青砖和搀杂的少数石块砌成,四周较为规整,池子内都是晚期的填土。根据砌筑方法和渗水程度等方面估测,这一处或许是其时居民砌的泉池或简易蓄水池。  “池子时代是根据地层时代和出土瓷器剖析来判别的。”房振介绍称,池子是开掘区域中开掘最深的方位,坐落土层第四层下方,第四层的时代是清代前期,池内填土中发现瓷片主体的时代也是清代前期,以此判别池子比第四层土层和它出土的文物时代要早,初步判别或许早至明代。  除疑似明代的泉池外,开掘区内还有5处清末民初的房址,墙体由大小不一的青石砌筑。房振告知中新网记者,此处房址大门口坐落开掘区域的东北角,门口过门石有显着的践踏和门槛遮挡的痕迹;房门口处和室内地上铺有三合土;中部偏西北部一处房址的室内地上上散布着三个坑,东西两边为长方形,中心为圆形,东侧坑与排水沟相连,或许为厨房或其他功用的作坊。  “这一组房址编号为F1,相对来说较完好,可以说是清末民初时期民居的一个代表。”房振介绍说,在整理过程中,考古团队在F1组房址南侧发现了一条东西朝向、用青砖和石子铺成的小路,坐落F1房址宅院地上之下。“经过地层里出土瓷片的时代判别,小路或许归于清代。”  济南市泉流景象的考古开掘作业是该市助力“泉·城文化景象”申遗的重点作业之一。房振表明,下一步,该考古工地将持续开掘剩下部分,开掘作业完成后先由山东省级文物部分进行检验,检验完后经过专家论证决议项目中的发现是否有保存价值,或进行其他方面的处理。  据了解,济南市考古研讨所对老城区高都司巷小学遗址的考古开掘作业于2019年11月发动,到现在已基本完成。近年来,跟着考古作业的展开,关于“泉城”的印记也逐步向世人揭开:2002年济南市考古研讨在高都司巷遗址3000多平方米的开掘范围内出土了40多口水井,包含生活用井、作坊用井等;2007年在趵突泉北路6号遗址也曾发现水井遗址。  据济南市考古研讨所所长李铭介绍,最早时期,人类寓居都选址在河道两边的高地上,取水便利,不易被水淹。历史上,济南人类活动适当频频。多年来,在济南市的考古开掘中,特别是在老城区,发现了很多古井,开掘出比较早的是春秋战国时期的水井。  在李铭看来,济南老城区的考古开掘向世人揭开了老城区人们生息繁殖,城市变迁和开展的奥秘“面纱”。此次高都司巷小学遗址的开掘,对了解清末民初老城区民居房址的制作方法、功用结构及其与泉池的联系具有重要的含义。(沙见龙 郝学娟)